手机版

假冒伪劣口罩产业链内:不合格,服装辅料上架,

发布时间:2020-04-08   来源:未知    
字号:

  在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抵抗下,口罩供不应求,然而。这背后正在出现不正常的产业链。

  近日来,财联社记者展开了调查。

  假劣口罩何处来:无资质,自家仓库生产

  深夜凌晨开车驶至高速入口,这不是抗击疫情的日夜兼程,而是为了交接车中自家小作坊生产的口罩,350元/箱成本,最高能卖到8500元一箱。

  1月27日晚11时半,一位地址显示为某省的微信名“止于亭下”(下称:程冬冬)在一近400人的大群,兴奋得“自曝”,自家仓库正在生产口罩,“这两天光忙着卖口罩了,现在还剩最后一车。”

  程冬冬说在等一位“朋友”。这位朋友,正驱夜车从200公里之外河南许昌市赶来,就是为了车里的这箱口罩。

  他的一只3m口罩,售价25元。除了3m口罩,程冬冬提供的视频,还包括大量的飘安口罩。

  对于口罩真假质量问题,程冬冬辩称口罩不分真假,主要是卫生问题。“原材料质量过关,只不过生产环境杂乱。口罩能挡病毒就行了,没有说非得无菌。大厂才可以无菌的。”他还洋洋得意地说,这样的质量,这样的价格,还得拿现金排队买,不然拿不到货。

  就是像程东东这样的小作坊,也只能装 7 台机器。但是产量很高。“一台机器一天可以生产 40,000 个口罩,小作坊一天启动 7 台就可以生产 280,000 个口罩。”

  程冬冬说,跟自己亲戚比,他的口罩量不大。“我表兄弟存货多,前期以1500元/箱售出,后来开始大量收购,3天净利润83万。”

  对于程冬冬的行为,不少人指责其为发国难财,他则说自己是被“钱”逼着向前走的。“你自己卖口罩了,就不敢搁这说发国难财,人家拿着钱来买口罩,你自己不打架就往上长了。”“你们知道在论坛啥价儿?他出3000,他出4000,他出5000,那个时候你自己都不打架。”

  通过天眼查数据查询,程冬冬所在公司名称为郑州穆恩清洗服务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建筑物清洁服务以及防水防腐保温工程,并不包括口罩相关产品的生产经营资质,而他正计划这两天将不生产的机器出售,“等过了风头再买机器生产”。

  一位知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飘安集团目前已经联合药监和公安部门进行调查,河南省长垣市公安局已查获好几家生产假冒飘安牌口罩小作坊。

  最新消息,财联社记者从长垣公安局获悉,1月30日晚间,程冬冬以及另一人已经被抓获,查封口罩生产机器7台,成品口罩3万余只,以及部分原材料。

  假劣口罩谁在销:真假700万口罩

  假劣口罩生产出来之后,通过一些人的微信朋友圈以及电商扩散,迅速地被转移至购买者手中。

  来自杭州的买家姜丽对金融协会记者气愤地说,“我花了 100,000 元,但我买的是一批假货”。

  浙江是有名的口罩生产大省,通过天眼查数据查询,中国经营范围含“口罩”“呼吸防护”的企业共有16,625家,其中,浙江企业数量最多,达到3,797家。其中,浙江义乌口罩生产厂就有144家。想购买一批口罩,却苦于市场无货的姜利,通过朋友的牵线搭桥,联系上在义乌从事口罩生产销售的邵艳娟等人。

  “我是跟邵艳娟下线联系的,对方货十分紧俏,预付了10万元才给留货,最终是以10元/只的价格,购买了1万只3m品牌n95口罩。”姜利表示,货拿到手还没有2分钟,就发现这批口罩并非为3m正品。

  从拿货开始,姜利就感受到不正常。

  “原本打算直接开车去工厂提货,结果他们没有同意,而是折中在一处宾馆门口等候。对方开了一辆小面包车,塞满了成箱的3m口罩。姜利向对方索取相关资质,对方也以正忙为由进行推脱。”交完货,姜利开箱检查发现,按照3m官方公布辨别真假的方法来看,这些3m口罩与正品存在较大差异,姜利立刻回电询问,发现对方已经失联。

  “找了中间搭线的朋友,一路追到了义乌偏远郊区的一处别墅。这是邵艳娟等人的据点,但是与此前对方提供的工厂视频不符。这里不是所谓的工厂,也没有生产机器,地上堆满了衣服以及口罩。”姜利再次索要营业执照、授权生产书以及许可证等,邵艳娟均无法提供。

  财联社记者获取的多份录音显示,对于姜利假货的质疑,邵艳娟等人软硬兼施。一方面说“和气生财”,一方面对姜利进行恐吓与辱骂,“我们是正规的厂,这批货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坚持退货需要赔偿5000元。”

  “当时对方还称1万只口罩只是毛毛雨,今天有700万的大单正在提货。”姜利说,正是因为担心700万流向市场,而选择报案。后来,邵艳娟相关人士承认售假,并希望姜利能放人一马,他们愿意赠送2万只真口罩。

  随后,义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该别墅进行突击检查,查获 “青青” 牌一次性口罩 70 箱,共计 100,000 余只,和 11 箱不明面具总计超过 50,000 个面具。

  财联社记者从义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处获悉,700万只口罩数据为杜撰。不过,15万只口罩,如以姜利10元/只的购入价格计算,涉及的金额已经高达150万,而这仅仅是当天查处的货物情况,并不包括前期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已售口罩。

  落入法网的团伙承认,加工视频系姚某从网络下载转发,其本人在义乌无生产加工场所,销售的口罩从安徽生产厂家采购。

  1月30日,义乌检察院检察官提审邵某某。检查官问,你有没有考虑到这批口罩被医护人员使用的后果,邵某某痛哭流涕,表示愿意烧掉口罩,用自己的命换他们命。

  假劣口罩何处销:超100家无资质店铺

  仿制一款知名品牌口罩是一门什么样的生意?一位未透露姓名的相关人士表示,一盒仿制3m口罩成本近三四十元上下,一盒3m口罩官方售价为95元。高达200%的暴利,吸引了大批铤而走险的人。程冬冬、邵艳娟在朋友圈叫卖,姜利在朋友圈购买,除了微商之外,假货的另一大分销渠道——电商平台,也在强需求下崛起。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让口罩一直处于断货之中,3m、霍尼韦尔等知名厂商官方自营店内,n95级别的口罩长时间处于缺货状态。让人生疑的是,除了程冬冬、邵艳娟在朋友圈叫卖假货有货之外,淘宝、京东、拼多多一些个人店(以下简称c店)、企业店铺货源却源源不断。

  然而,“我在淘宝上千挑万选5家店买了口罩,一家上了黑榜,商品全部下架,一家卖假货被举报退款,两家哄抬物价30元/只,虽然发货了,却不知真假。”一位口罩购买者向财联社记者诉说抢口罩的经历。

  但这不是一个案例。

  多位购买者向财联社记者爆料,所购买口罩店铺存在异常。“我购买的拓郎医疗口罩店铺,被怀疑售假曝光后,连续更名两次,现在改成了阿牛口罩”;“我买的口罩是新店铺。店铺是自动生成的串码,没评论,有销量“;“付了款后说延期发货,这两天进去一看,所有商品清零了,产品一直没有发货”;“我购买的店铺没有任何资质,此前也不是专业卖口罩。”

  财联社记者经过整理发现,相关异常店铺已经超过100家,多数售卖医用以及劳防用品口闸店铺不具备任何资质,且销量极高。如淘宝搜索口罩自然排名前三店铺名分别为卢漂亮高端定制、天通珍珠棉包装、乔森防护工具,三者均未提供相关资质,后两者单款销量达11万,6万。其中天通珍珠棉包装最低单品售价110元,仅1月销售额高达1210万。

  与此同时,近几日,口罩相关投诉案件已经处于井喷状态。截止30日,黑猫投诉相关投诉量已经达700多件,并集中在淘宝、天猫、京东以及拼多多相关电商平台,内容多是以假冒伪劣、货不对版投诉为主。

  最让人生疑的是,淘宝、京东、拼多多等平台是如何审批通过这些没有资质的店铺,销售医用以及劳防口罩用品?

  目前国内口罩销售分三种:一种是作为医疗器械管理的口罩,需要医疗器械营业资格证,第二种劳保口罩(特种劳动防护用品),需要劳保防护用品营业资格证。第三种是日常防护口罩,则不需要提供相关资质。一位淘宝卖家李广海(按照采访者要求匿名)表示,“恰恰是第三种不需要资质的口罩产品,为c店售卖医用口罩提供便利。”

  财联社记者通过淘宝店铺商家后台发现,商家发布以口罩为关键字的商品时,对应的商品目录高达15个,包括防护用品、骑行装备、服装配件、五金工具劳保用品、家庭保健医用口罩等等。

  记者选择医用口罩发布之时,的确要求商家提供相关资质证明。“但这很容易绕过,服装配饰品类下的口罩产品就不需要任何资质,商家可以选择在服装配件品类发布口罩相关产品,并在商品名称一栏加入n95、3m以及医疗口罩等关键字即可,商家不会受到任何限制。”

  不合格口罩上架后,以各种形式传播开来。“一些网红在直播上卖货的时候,名义上是其他商品,其实是发布面具买链接。”李广海说: “以面具为关键词搜索,会有大量的促销产品。我看到大 v 发布的一个链接,用商品给这家店命名。

  “现在口罩的流量是巨大的。”李广海认为,这些不良商家,除了为假货分销外,部分店铺利用自动收货的规则“骗钱”,部分是利用口罩的流量为店铺导流,或通过交易量,提升同类店铺排名,还有一部分是黑灰产,为了收集买家信息等。

  李广海提醒到,在购买口罩过程中,需要额外注意新店铺、改名店铺、销量高没有评价店铺、无资质等异常店铺。

  “这段时间问题店铺的井喷与淘宝c店低门槛也有一定的关系。”李广海向财联社记者透露,“以往开c店需要缴纳1000元保证金,现在淘宝为降低个人开店成本,购买30元的保险,1000元的保证金可以不用缴纳。”开c店成本低至30元,意味着几乎不会有伤筋动骨的处罚。“最多店铺关了,相关的身份信息无法注册淘宝,但是对商家来说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此外,2019年1月1日起实施《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但是,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这也意味着,个人在淘宝c店时,也不需要提供相关资质。

  一位接近淘宝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前期核查时已发现有些举报是误报,网帖内容不完全属实,有问题的已经都做了处理。根据实际情况处理的,处理方式从下架商品、责令整改到封闭店铺,以及交由警方进一步调查不等。

  淘宝官方也发表声明称,他们关注的是 “无良店防雷收藏” 的舆论,已经全部一一核查。部分门店涉及虚假宣传和价格不稳定,相关商品已全部下架,并将协助消费者退款。个别门店需要更详细的审核,但健康第一,相关产品已下架。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